光晓

更文或者更图。不定时产粮😶❤️欧美❤️SuJu❤️唱見❤️Anime❤️V+❤️🎤❤️👯❤️画画❤️🏀 真·博爱党

【rps】归途 Way back home [tbc]

斯宾塞写的好棒❤️

建来玩:

【设定】离奇的AU:没有秩序。类似人类清除计划。


【配对】凯利\爱丽安娜


【警告】每个人都挺可悲的,不管怎么说。拒绝撕逼。我想些啥就写啥。管你卵石。如果有实在接受不了的设定或者剧情可以跟我说,我改改或者删掉。


【注】六班弄了逃途我们就来个归途嘛。我努力写的正式些,不那么傻白甜,所以大家的名字用英文,有些翻译得会比较奇怪。(谁叫你们起那么猎奇的英文名。)Chansey-晨曦;Fire-小火;neky-……奶挤;Ocean-小海。地名都是虚构。分了几个阵营,大概是守序善良;混乱善良;混乱邪恶;守序邪恶。我尽量避免写粗口……不过有...

无罪之罪:

这部电影各大评论该说的都说了我就不多说什么。

瑕大得瑜都掩不了。

我就实力心疼下被平乏剧本僵硬台词搞得深情变笑点的湫。

-----------脑洞私设灵婆召唤继位千年的湫。-------------


他打得一手好麻将。
他总是穿着绣有海棠花的红衣。
他笑着看海天相连的远方,笑容天真又寂寞。
他迎接了无数大鱼回归灵阁。
他说等有一天他爱的人死了,才能游回他身边。


------------------------------------------------------------------

啊啊啊啊那个呆萌夜行者!!怎么这么帅啊啊啊我要上天!!

唐老费:

然后条漫没画先出个基友的设定!看了一战觉得红爸爸帅炸然后基友说想看帅气的中山装蓝魔科特还有那个号称天使长得巴丑巴丑的脱衣舞姑娘我们是拒绝的于是改成沃伦!!!就这样!!!画的潦草TT!!

写完化学之后的摸鱼,摸出了一条大鱼q-q然而二模没考好。心塞。

#马夫婷# #原创# #性转# 人生多别离·4

[3.1] 

“人生在世,谁都将品尝孤独。”赤婷听见伊東哥深情地对她唱着。赤婷将脸埋在双膝之间,悲伤的泪水几乎将她溺亡。她的头发没扎,杂乱地被泪水黏在脸上。眼圈和鼻梁烫了又凉。渐渐地赤婷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只有肩膀还在颤抖。 

马夫醒了,因为司机大叔到座位上清场了。公共汽车停在了总站。马夫拨了拨发型,踏上熟悉的街道。他看着尼可音乐学院门口那块大石头上刻着的字,是本校学生为学校争得的诸项荣耀。他看见自己的名字,和赤婷的名字,中间隔着四行。耳机选在空中,马夫也懒得将它重新塞回耳朵里了。乐声微微倾泄入了空气之中,与马夫的心一齐震动着: “那就让我们共同分担吧…” ...

调色盘。Luka和花姐版的。很喜欢这首歌,然而曲绘给我给毁了..线稿浅以及背景瞎搞。

#马夫婷# #原创# #性转# 人生多别离·3

[2.3]

赤婷靠在走廊里等马夫出来。伊東哥和他意外的聊得很来,她甚至能听见伊東哥从房间里传出来激动的赞叹声。能得到伊東哥的欣赏啊......想来马夫一定是很有才华吧。也的确。 

赤婷摆弄着走廊栏杆上的花草,想得出神。她指尖一紧,一片叶子在Nero鄙夷的目光中被撕断,残损的叶片还被捏在赤婷手里,迟迟不落地。Nero很想开口说话,说他认识的赤婷绝不是眼前这个扭捏的少女! 

门打开了,Nero的眉头随着那片叶尖落地而展开。他给走出来的伊東使了个眼色,再瞪了瞪因为看见马夫而满血复活的赤婷。赤婷拉着马夫的衣角要他赶快离开,可是伊東叫住了她。“婷婷。” 

赤婷停下脚...

#马夫婷# #原创# #性转# 人生多别离·2

[2.1] 

赤婷的房间里很黑。她讨厌灯光,因为第一次与马夫的相遇,那人就好像身披圣光一样降落在舞台的中心,收起了翅膀上的羽翼,说话时左脸胎记微微发着亮光。赤婷抬起左手捂住眼睛,喉头有些哽咽。她从指缝间看见电脑屏幕上的歌词: 

“有相逢即有离别。”马夫默念着这句话,踏上了巴士。由于是清早,车上空位许多。马夫塞着耳机,走到最后一排最高的地方坐下,闭上眼睛,随着汽车的摇摆睡着了。他的鬓发划到脸颊上,遮住了一块天生的印记。柔软的发丝在晨光里淡化,浅得几乎消融了与皮肤的界线。 


[2.2] 

自从那天赤婷知道有人和她一样喜欢着伊東哥的歌之后,她就常在...

道歉。停更一周

说好的周更...结果就是忘带本子回来了(哭。果咩

#马夫婷# #原创# #性转# 人生多别离·1

[1.1] 

如今的赤婷,一个人把自己关在狭小的公寓里,杂乱的衣物堆在地板上,也有几件挂在书架上。书桌面台式电脑的屏幕泛着苍白的光。赤婷从衣服覆盖着的地方翻出一个套头耳机,点开音乐播放软件,跟着旋律轻声哼唱起来。她纤细的声音被厚实的窗帘阻在屋子里,窗外是海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棉白的云。 

马夫站在轻轨站台上,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耳朵塞着的红白色的耳机中音乐缓缓地流淌。马夫抬头看着电线杆上落着的几只麻雀和它们背后深远的蓝,摸了摸脸颊上的胎记。他嘴里低低地唱着: 

“人生多别离,这句话已经忘了是谁说过的了呢…” 


[1.2] 

赤婷和...

12
©光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