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或者更图。不定时产粮😶❤️欧美❤️SuJu❤️唱見❤️Anime❤️V+❤️🎤❤️👯❤️画画❤️🏀 真·博爱党

【rps】归途 Way back home [tbc]

斯宾塞写的好棒❤️

建来玩:

【设定】离奇的AU:没有秩序。类似人类清除计划。


【配对】凯利\爱丽安娜


【警告】每个人都挺可悲的,不管怎么说。拒绝撕逼。我想些啥就写啥。管你卵石。如果有实在接受不了的设定或者剧情可以跟我说,我改改或者删掉。


【注】六班弄了逃途我们就来个归途嘛。我努力写的正式些,不那么傻白甜,所以大家的名字用英文,有些翻译得会比较奇怪。(谁叫你们起那么猎奇的英文名。)Chansey-晨曦;Fire-小火;neky-……奶挤;Ocean-小海。地名都是虚构。分了几个阵营,大概是守序善良;混乱善良;混乱邪恶;守序邪恶。我尽量避免写粗口……不过有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啊,情不得已嘛。另外出国的同学们我很不厚道的给你们安排了出国或者便当的设定,总之没啥戏份……放心如果我能写到结尾的话大概会写番外讲讲前面的故事之类的。


【废话】……啊!没有医闹组吃我真的要饿死了啊!救命!


 


【正文】


“嘿兄弟,听说了吗,”莱奥对着电视努了努嘴。他向窝在沙发上查字典的汤姆示意,试图让他的视线从那些繁复的单词上移开。“这可是大新闻!”莱奥的语气里有那么一丝兴奋,“嚯,他们可是真的上台了呢。”


“哦。”汤姆淡漠地瞧了一眼小荧屏上抗议示威的游行队伍,一个小年轻嚎着“史丹利万岁!”,骑着哈雷碾过葱绿的草坪,对着暴跳如雷的公园管理员下流地吹了声口哨,然后飞驰而去。“没什么关系,”他顿了一顿,接着说,“过不了几天我就到维森堡去,约什赫真是没得呆了。”


莱奥惊呆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他的嘴唇颤抖着,可是再说不出一句话。他心里明白得很。这个国家算是完蛋了。汤姆家是前政府的,估计着事态总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大概早就给他安排了远走高飞的计划。他只是心里隐隐觉得不公平。毕竟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汤姆是个好孩子,他值得更好的。莱奥这样安慰着自己,尽量把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


汤姆望着窗外枝叶披拂的庭院,树影婆娑映在他的脸上,莱奥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把字典搁在茶几上,发出碰的一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才再次开口。“世道就是这样,莱奥。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只有一件事求你。”


“你说。”


“好好活着,莱奥,好好活着。”


***


“靠。”奥莉维娅郁闷地把笔摔在一片空白的笔记本上。周围都是加固房屋的轰鸣声,搅得她脑内一片浑浊。那些该死的对数函数看起来更陌生了。


“好女孩不能说脏话,奥莉。”晨曦从窗口探进头来。


“喂,爸,你挡住我的光了。”奥莉维亚自认倒霉,翻了个白眼。“嗨,我等会儿约了赫敏出去逛街。”语气大变,她努力装出一份青春期少女的可爱模样,声音里的撒娇甜腻到能溢出来。她知道她爸就是吃她这一套。鉴于她才刚刚十八岁,这招显然相当成功。


“去吧,确保你写完了作业。”晨曦擦擦汗,朝着女儿笑道。“别带什么奇形怪状的男生回家就行。”


“爸!你——靠。”


“好女孩不能说脏话!”远远地传来晨曦促狭的笑声。


***


“——奥莉!”欢快地,自行车的铃声穿过街道远远地被奥莉维亚因渴望出去而过于灵敏的耳朵捕捉到。


坐在闺蜜单车后座上的感觉非常微妙,不过奥莉维亚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们俩从小在这条街上长大,时光流逝的同时街面也被来来往往的脚步和车辙磨得坑坑洼洼。系在车把上的铃铛响个不停。这里并不繁华,只是一条偏僻安静的小街,聚集了城市里一切不堪的偷鸡摸狗,又存在着数不清的光点似的善良。“唉。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奥莉维亚撩了撩额头边的碎发。“……我倒是觉得他们还干的不错呢。”赫敏嘴里叼着草莓味的棒棒糖,含混不清地开口。“……不错?”奥莉维亚伸手掐了一把闺蜜的腰,引得她笑着躲闪了一阵,自行车在路上七歪八扭地蛇行了一阵。“爸爸的乖女孩,这你就害怕了?……说不定,会变得很疯狂呢。”奥莉维亚心里有点闷,却不好意思暴露自己的胆怯。她闷闷地讪笑了几声,用泡泡糖堵住了自己的嘴巴。


“话说回来,你老爸还在打理他的石竹花?”赫敏问。“……不,他一听到他们上台的消息就忙着加固屋子。切,管什么用呢,还不如多备几把枪来的实在。真是一团……。”


“喏,我们到了。”


***


她们已经来过两三次了,可老板还是按照对待小屁孩的态度接待她们。“橙汁还是可乐,姑娘们?”吧台边的斯宾塞朝她们的方向敬了个歪歪扭扭的军礼。两个女孩在吧台边装饰着稀奇古怪徽章的高脚凳上坐下,奥莉维亚好奇地把玩着吧台上色彩奇异的沙漏。“喂,别碰那个——你们要什么?”斯宾塞背对着她们,把散发扎成一个高马尾。“……龙舌兰。”,“波本威士忌!”装作很熟悉的样子,她俩大声地报出酒名。这个年纪的人总是千方百计地掩盖自己的天真。


“噗嗤。”斯宾塞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转过身来勾起嘴角玩味地看着她们。“天哪美女们,不是我低估你们的酒量,只是我实在不想看到两个刚刚成年的姑娘在我的酒吧里跳脱衣舞的样子。”


“两份白俄,算我的。”一股汗臭味袭来,紧随其后的是一只黏糊糊的手悄悄攀上赫敏的小臂,被赫敏厌恶地一把甩开。


“去死吧,杰森——我他妈又不是调酒师。”毫不吝啬地翻了个白眼,斯宾塞转过身去。


“姑娘们,你们觉得如何?”杰森X腆着脸凑上来,贱兮兮地问。


“杰森,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再这样勾搭年轻女孩——”


“行行行,没问题——别忘了我喔。”杰森X的声音忽地转低,轻飘飘的耳语吹进女孩们的耳朵里。两人一脸尴尬地转过脸对视,余光里男人的身影大摇大摆地走远,毫不客气地陷进真皮卡座里。


“他绝对是史丹利那伙人的忠实粉丝。”


***


“白俄罗斯调酒。”斯宾塞特地用了全称。她把酒放在两人面前,古怪地瞪了她们一眼。


“唔。”奥莉维亚吸了一口,“……奶油。”


一个身影偷偷摸摸地来到她们身边。“她有点反社会,你们知道吧?”


赫敏转过脸去,几乎和火的脸撞在一起。“哇哦,小火,离我远点。……你的口气全喷我脸上了——要说反社会,说不定我也有点儿呢,哼。”


火的脸尤其黝黑——而不像一般人,是日晒雨淋造成的——他是天生的黑。再加上他的性格里有一大块爱炫耀的虚荣成分,使得他总是可笑地上蹿下跳,脾气古怪无常。


“切,小姑娘家的,说什么反社会。——你不知道,她可是恨死了史丹利那群小丑,……之前有个和他们一伙的,在党里挺有名气的那个——我忘了叫什么名字的,被他们赶到国外去了。——那个人对她还挺重要的。幸亏他人员还不错,在国外有几个朋友,叫海什么的,否则早就客死他乡了。——哦对了,还有那个贵公子迪伦。”他说“迪伦”这两个字的时候,发音总是奇怪至极,听着像“滴烂”。最后一句几乎是气声,“……别说出去,否则我就没法出现在这里了。”


这么说着,酒吧里那台小小的电视屏幕亮了起来。一阵沙沙声点后,一张削瘦的人脸从雪花点里浮出来。


——史丹利。他似乎即将结束一场激动人心的演讲,正酝酿一个画龙点睛的结尾。


“……从下个月——也就是八月一号起——我们的秩序党——将让这个国家——升华!”他说话一贯给人以畏缩的感觉,似乎总在憋着笑,但这最后半句,他一字一顿地喊出来,下巴稍稍抬起,如同在阳光下展望未来。他的脸不大,但是几乎占满了整个屏幕,他的微笑有一种鼓动人心的魔力,让人也止不住地弯起嘴角,如此生机盎然,如此充满希望。


一个活生生的,典型政客。


“……他可不止是个政客。”火大大咧咧地说,“他是当元首的料。”


“切,”赫敏不屑一顾,“假惺惺的,明显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奥莉维亚没有说话。她明白这一切是个错误,但是史丹利这个人——就像一滩鲜血、一块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的玻璃碎片,看起来危险却让人没法移开视线。


***


“下面我们请到的是,前部长卡尔先生。”主持人的声音令人奇怪地相当淡漠,目光投向桌面上的稿件,睫毛笼出一片小小的阴影。


卡尔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和史丹利志得意满的神情不同,以面容帅气著称的他似乎脸上出现了几道皱纹。火耸耸肩,“也难为他了,夏尔也走了。那姑娘不错得很,相当有责任心。”


一阵难堪的沉默后,卡尔低声开口,“秩序党是一个大错误。”他抬起头来对着电视机前成千上万的观众,神色疲惫,好像仅仅是那么一个晚上他就被恐惧、迷茫、悔恨和绝望轮番上阵折磨。“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了……这一切应该立即停止。”奥莉维亚不关心政治,但是她也能看出来,她这个年纪的卡尔也是个飞扬跋扈玩世不恭的青年,跟身边的女孩打情骂俏。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官僚。”一直没开口的斯宾塞忽然出声。


“秩序来源于疼痛。这么简单的事实,这些人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搞明白。”


***


“……他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搞砸一切。胆小鬼。”


“别这么说,如果你能做的比他好……”奥莉维亚下意识为他辩护。


“对。我不能比他做的更好。……不值得。”斯宾塞抓起杯子,紧紧闭上嘴巴。


***


 


 


 


 


[tbc]

评论
热度 ( 6 )
  1. 光晓建来玩 转载了此文字
    斯宾塞写的好棒❤️

© 光晓 | Powered by LOFTER